2.14日----甜品【里版/fin】

文:白千岁 插图:瑞祥/六吕/樱桃莓

CP:瑞祥X白千岁

出场:六吕/樱桃

无H哈哈哈

注*请假装它发生在情人节前后……!

=====================

“学长——瑞祥学长在吗——”
乓乓乓地、露出与平时不同的急躁表情的人鱼六吕用还残留着蹼的手不客气地拍打着宿舍门。

“来了来了……一大早的……”
长着盘角的恶魔族学长瑞祥赶来打开门招呼,一边用手顺着额上的头发。

“已经不早了,学长,都快11点了。”
“又如何?你是来找我吃午饭的不成?……噢是你啊,是那个……千岁的那个……”
瑞祥杵在门边上,朝来客抬了抬眼睛,对方赶紧补充:
“六吕,我叫六吕,是白千的朋友。”
“恩,我知道,他在服装社老是说起你的事,说你是他的靠山呢。”瑞祥眯起眼睛微笑起来,“那么,有何贵干?你的小朋友怎么了?”
“哎、那个,没错,我就是来找他的!……我约了他中午有事,但刚去他宿舍,他的室友说他一大早出门了就没再见过人,想看看学长这边知不知道?”
“这样啊……你看,我这一大早的起床没多久,连宿舍门也没出去过,不大可能见到他吧?”
“……那个,他留了字条说学长你请他到房间吃蛋糕了?”
六吕低垂下视线小心地向瑞祥暗示着可能性,但他只看到瑞祥将眼睛眯得更长,心下一沉,便一个侧身挤进了房间。

“抱歉打扰了!”
“啧、哎算了,”无奈地看着闯进房间四处张望的学弟六吕,瑞祥咋了咋舌,掩上门回到屋里,“跟你说他没在呢,那么大个人那么小个宿舍我还能把他藏起来不成,你要不信就看吧。”
“那就失礼了……”六吕稍微环顾了一下四周,宿舍里的其他人都不在的样子,寝具整齐地叠着,只有其中一张床上的被子摊在一边,可以想象正如瑞祥所言他才刚起身不久。他朝前走到阳台,又回到房内,站在衣柜前,转头看着瑞祥。瑞祥耸了耸肩,上前去爽快地拉开衣柜鞠躬做了个“请看”的姿势——柜子里没什么特别地堆放着校服,六吕也只好低了低头表示歉意。

再一转身时,六吕的视线便被房间一角的高大的银色电器吸引住了,“学长……这个就是你进学校时带的那个……冰箱?”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冰箱散发出诡异的气息,就好象冰箱的门后面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六吕内心深处有这样的奇妙的直觉在翻滚着,忍不住向冰箱门伸出了手。

“等等,”瑞祥迈了两步挡在门前,脸上浮现出带着威胁感的笑容,“你该不会以为我把千岁放在这玩意里头吧?——知道‘冰箱’是什么东西不?是使用‘电力’来‘制冷’的设备哦?——靠垫他虽然是妖怪但也不过是只普通的有血有肉的绵羊妖怪,你怀疑他在里头跟你怀疑我杀了他可没什么两样哦,学弟?^^”

ctu111.jpg
六吕咽了一下口水,瑞祥学长的话让他无法抑制地想起偶尔会在人类世界的报纸新闻猎奇版上读到的事件,什么杀了人之后放在冰箱里冻了几年没腐化的尸体什么什么什么的,那种事件还有个很经典的标题但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


“…………白千嗷!!!”
为了驱逐那些奇怪的念头一般,六吕大叫着朋友的名字,突然推开瑞祥、噗啦一下打开冰箱的大门。

“……啊。”

冰箱门打开的瞬间,伴随着瑞祥短促的懊恼声,六吕当场呆在了那里。


[图解:六吕此刻的心情]

啊、白千你没穿衣服好冷——17%
想起来了,那个标题叫《冰箱藏尸》。——31%
等着回老家剖腹谢罪吧啊哈哈三姐我回来了。——48%
巧克力色好健康——4%


“既然看到了也没办法了……拿出来吧。”
“拿、拿什么出来?!你要连我也杀了灭口吗?!好啊来啊我不怕你!反正也是等着剖腹谢罪的身体了老子跟你拼了!别以为你是恶魔就了不起哦!”
“六吕学弟~~别激动~~?”
3577_200902142107511.jpg

冰箱里有大半的空间都被占满了,占据着地方的是紧闭着眼睛、脸颊贴着膝盖、双手靠在脚腕上蜷缩成一团的看上去好象没有穿着衣服的白千岁,但奇怪的是他周身都是巧克力色,连号称100%纯羊毛的白里带点黄的头发此时也无一例外地反射着巧克力的那种光泽。

3577_200902142039181.jpg
“这、这个到底是什么!”六吕急促地喘着气质问瑞祥,“你把他做成甜品了吗!他一点也不甜呢事实上我觉得还是刷点酱油烤着吃比较好!”

“就说这个不是我做的嘛——”瑞祥伸出一只手捏着巧克力色的千岁的半边胳膊,将他一把提出冰箱,[哎白千你被做成甜品之后看上去好轻……?]当六吕这样疑惑着的时候,瑞祥就已在空着的桌面上铺了一张薄垫纸把巧克力千岁摊在了桌上。

“…………”

“……接下来你可千万别问我是不是变态到把他切成这样薄薄的浮雕了好吗?这个是服装社的那几位少女们送给我的巧克力——特地做成这种形状[还等身大咧],我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

在冰箱里时因为角度问题而没有留意到的事实,等放在桌上之后就很明显了:虽然比例是等身大,但并不是完全立体,正如瑞祥所说的那样像“浮雕”一样,另外一面完全是平的所以可以放在桌子上。

“反过来就会看到是空心壳子……”瑞祥把巧克力千岁抬起一角,让六吕也低头看看——反面是如同做石膏倒模般沿着身体轮廓起伏的空间,仔细看的话好象还有樱桃她们的署名,刻在相对平整的平面。

不管怎么说这绝无可能是千岁本人的身体——除非眼前的这个恶魔真的变态到用某种了不起的手段把他切了片还雕空了?

“再不相信的话就直接用嘴巴确认一下如何?”
说着,瑞祥啪嚓一下从巧克力千岁的头顶上掰下一块薄片,六吕啊地惊呼了一声但还是接过来,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几眼之后,终于决定放进嘴里。巧克力香甜而微苦的味道在嘴巴里迅速蔓延开来——居然是很正常的味道,没有一般在妖怪学校里会吃到的各种不像食物的怪味。


“恩嚼恩嚼学长你这样……就那么掰碎了真可惜!做得挺好的呢恩嚼恩嚼……”


“是啊,之前就是为这样而苦恼。少女们费尽心思做那么手工精细的东西,光是吃下肚子里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但一直放在冰箱里不仅很猎奇而且迟早也会坏掉,真的很烦恼!——啊对了,要打包一点带回去吗?”


“咦学长这太客气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毕竟是‘等身大’,即使只有薄薄一层恐怕也得吃很久,而且据说好象做了不止一个的样子……你能替我解决掉一些的话可真是帮了大忙。”


于是两人就开始指指点点地比画从哪里掰到哪里,最后六吕用瑞祥提供的绵纸包起一大块——有半个头颅与小半边肩膀的分量——巧克力做的千岁,欢喜地道谢后离开了瑞祥的房间,继续去别处寻找他的小朋友。


====================


送走六吕之后,瑞祥怔怔地呆了一小会儿。在房间暖和的空气中,从低温的冰箱里取出来的巧克力表面已蒙上了一层细细的水雾。他想了一下,锁上宿舍房间的门,回到桌前,伸出手掰下了巧克力浮雕的一块脚趾,背靠着冰箱的门,慢慢地把那一小片巧克力放入口中。


直到口中的巧克力完全溶解为止,瑞祥都只是沉默地靠在那品味着。
他把指尖上残留的潮湿的巧克力碎舔食掉,擦了擦手将桌子上剩余的巧克力包好放回进冰箱,然后转身来到宿舍标配的衣柜前,拉开衣柜的门。


衣柜里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是用来悬挂衣物的空间,下层看起来是两个大的抽屉。但瑞祥并没有去“拉动”那个抽屉,相反,他在抽屉的侧边巧妙地用了一下力。啪嚓一声,看起来是两格“抽屉”的面板,却像一扇门页似地侧向打开了。



“接下来呢……”



衣柜里有着眼熟的风景:蜷缩成一团坐在地板上、安静地闭着眼睛,头靠着膝盖,手垂在脚腕一侧的千岁。不过这一次的千岁并不是裸体,而是整齐地穿着一直扣到顶的校服,皮肤当然也不是巧克力色而是普通的白色,好象是因为姿势引起的换气问题,脸上泛着憋气的红晕,他的100%纯羊毛的头发微微发黄,看上去有着比纯白色更温暖的感觉。


瑞祥对着衣柜的内容物皱了皱眉头,微微叹了一口气,又眯起细长的眼睛独自笑起来。

“不管怎么说,对于女孩子们在节日里的一片心意,身为绅士总不能拒绝的……”
他伸出手臂把不是巧克力色的千岁捧了出来,用很轻的声音低声道,

“那就吃光吧……一点不剩地舔到全部融化为止,这才算得上是对巧克力的敬意。”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无能君

pluto

Author:pluto
[可以叫谐音--葡萄=W=]

甜食党,爱猫爱犬,黑洞一个

目前国拟人热爱中,独普/独意/独奥/神罗X子意/米英/露中

战B政宗大人最高!【苍红/小十政

无节操博爱,大豆/6918/10069/土银/8059/L月/六番主从/白黑/211/濑户内/魔王光秀/MH

标准军服/制服控,美人控,强势控,外貌协会资深会员

本BLOG为ACG相关,女性向有,不适者勿入.BLOG内一切图文禁止无端转载

火星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涂鸦小册子OvO
搜尋欄
触手所及之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茁壮成长[扯
你们都快来踩我呀快踩我呀
地图(;-p)
我就是闲的我……